1. 首页
  2. 保险知识

【社保养老金】社保养老保险的认知差异、参与情况及待遇预期

随着金融创新的逐步推进,市场上的金融产品越发多样,养老金融产品的种类也不断增加。对居民关于养老服务金融市场参与情况的调查,一方面可以展示出居民对于不同的养老投资/理财产品的偏好水平与信任程度;另一方面也可以为金融机构养老金融产品的开发提供一些借鉴。

 

养老金融实际参与情况(多选)

银行存款与理财(72.07%);

年金或商业养老保险(34.43%);

基金(22.38%);

股票(22.07%);

国债(18.35%);

房产(16.61%);

信托(6.98%);

尚未进行自身养老财富储备(6.57%)。

 

调查结果表明,传统的投资理财方式依然是不少人的首选,这与目前广大公众相对保守的投资偏好是紧密相关的。但随着我国金融市场的逐步完善,基金、股票等多元化的金融产品也开始成为不少居民养老投资理财的重要选择。

 

 

【系列二】养老保险的认知差异、参与情况及待遇预期

 

 

未参与养老金融市场的人群特征分析

 

从不同年龄段调查对象为参与养老金融市场的差异情况来看,在60岁退休之前,随着年龄的增加,调查对象没有参与养老金融市场的可能性呈现出下降的趋势,其中18-29岁的群体占35.16%,这在很大程度上表明,年轻群体一方面可能刚进入职场,生活压力比较大,缺乏进行养老金储备的经济基础,另一方面可能是由于自己认为距离年老还有充足的时间,还没有形成养老金融储备的意识。

 

除此之外,在没有参与养老金融市场的群体中,还有23.57%的60岁及以上的群体,如图1所示,这部分群体已经进入老年生活,其养老的经济保障问题值得进一步关注。

 

图1 不同年龄段调查对象未参与养老金融市场的差异情况

 

【系列二】养老保险的认知差异、参与情况及待遇预期

调查数据显示,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调查对象未进行养老金融储备的可能性呈现出显著下降的趋势,如图2所示。

 

图2 不同收入状况调查对象未参与养老金融市场的差异情况

 

【系列二】养老保险的认知差异、参与情况及待遇预期

【系列二】养老保险的认知差异、参与情况及待遇预期
 

 

未参与养老金融市场的原因分析

 

调查结果显示,43.33%的群体是由于没有额外的收入能够用来进行养老理财,32.20%的群体表示对养老理财和产品缺乏了解,25.29的群体因为对投资理财知识缺乏了解而没有进行养老投资或理财,26.58%的群体则是因为担心风险不能承受而选择不进行养老财富储备,还有8.67%的群体认为自我养老储备的意义不大。

 

养老金融参与意愿的深度

 

居民愿意将多少比例的收入用于养老理财,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其对于养老金融活动的参与意愿与参与程度,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显示当前我国养老金融市场的发展空间。

 

调查数据显示,73.14%的调查对象愿意用于养老财富储备的额度占工资收入的比重在11%-30%之间,13.89%的调查对象只愿意将10%以内的工资收入用于养老财富储备。此外,也有12.97%的调查对象愿意将30%以上的工资收入用于养老财富储备,如图3所示。

 

图3 调查对象养老财富储备(占收入比重)意愿

 

【系列二】养老保险的认知差异、参与情况及待遇预期

 

养老金融投资咨询费用的支付意愿

不论管理规模大小支付固定费用(5.84%);

根据投资收益情况浮动收取(31.74%);

按照资金规模支付固定比例(48.80%);

不愿意支付咨询费用(13.61%)

 

从养老金融市场的现实参与情况来看,公众的养老金融知识还相对有限,在养老金融市场参与上主要关注资金的安全性,愿意承担的风险相对有限。

 

 

【系列二】养老保险的认知差异、参与情况及待遇预期
 

 

基本养老保险参保情况分析

 

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基本上实现了制度上的全覆盖,但是制度的全覆盖并不代表人群的全覆盖。截止2019年底全国累计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人数为96754万人,其中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人数为43488万人,占比44.95%;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人数为53266万人,占比55.05%。

 

未参保人群的特征分析

 

分析没有参加任何基本养老保险的人群特征,从年龄上看,有44.57%的人群在29岁以下,这可能是由于这一群体中涵盖了相当一部分的在校学生等尚未就业的群体,但没有参加任何基本养老保险的人群中仍有50%以上的在30岁以上,如图4所示。这部分群体大部分已经就业,符合参保的条件,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我国社会基本养老保险应保尽保的目标仍未实现。

 

图4 没有参加任何基本养老保险的人群年龄分布

【系列二】养老保险的认知差异、参与情况及待遇预期

没有参加任何基本养老保险的人群职业分布情况

个体或灵活就业人员(41.57%);

在校学生(28.57%);

离退休人员(18.16%);

私营/外资企业职工(10.21%);

国有/集体企业职工(1.40%);

机关事业单位职工(0.09%)。

 

 

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政策认知

 

调查结果显示,近70%的调查对象正确选择了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8%的个人缴费比例,有3.61%的调查对象明确表示不知道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个人缴费比例,还有26.53%的调查对象错选了个人缴费比例而不自知,如图5所示。这在很大程度上表明还有不少群体对于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认知还不够,政府和单位应进一步宣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相关情况。

 

图5 调查对象对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个人缴费比例的认知

【系列二】养老保险的认知差异、参与情况及待遇预期

从年龄上看,18-39岁的群体正确了解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个人缴费比例的比重要远低于40岁以上的群体。随着年龄的增加,大家开始逐步认识到养老问题的重要性,并开始重视养老保险的参保情况,尤其是60岁以上的人群基本上已经退休开始领取养老金待遇,其对制度的认识更为清晰。

 

图6 不同年龄段的调查对象关于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个人缴费比例的认知差异

【系列二】养老保险的认知差异、参与情况及待遇预期

从收入上来看,随着收入的增加,调查对象关于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个人缴费比例认知的正确率呈显著下降的趋势,如图7所示。这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由于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功能是提供基本的养老收入保障,对于收入较高的群体而言,希望获得更高的养老收入,同时也具备相应的经济基础,从而可能通过金融工具、房产等方式积累养老财富,而对具有保基本功能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重视程度没有那么高。

 

图7 不同收入的调查对象关于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个人缴费比例的认知差异

 

【系列二】养老保险的认知差异、参与情况及待遇预期

 

 

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待遇预期

 

调查数据显示,49.70%的调查对象认为退休后每个月领取养老金水平达到工资收入40%-60%,即可保证退休生活质量不下降,这一预期替代率在我国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59.2%的目标替代率范围之内,但高于我国目前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45%左右的实际替代率。同时,还有45.49%的调查对象认为年老后每个月领取养老金水平达到工资收入60%以上才能保证退休生活质量不下降,如图8所示。

 

图8 调查对象关于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待遇预期情况

 

【系列二】养老保险的认知差异、参与情况及待遇预期

【系列二】养老保险的认知差异、参与情况及待遇预期
 

 

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政策认知

 

在待遇计发上,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有基础养老金和个人账户养老金构成,支付终身。2019年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发布的最低基础养老金标准为88元/月,只有10.23%的参保者表示对此完全不知道,同时还有25.74%的参保者没有了解到最新的基础养老金标准。

 

图9 不同年龄段的调查对象关于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础养老金最新标准的认知差异

 

【系列二】养老保险的认知差异、参与情况及待遇预期

 

 

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待遇预期

 

调查数据显示,调查对象对于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础养老金待遇预期水平的平均值为1130.49元/月。2019年全年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支出3114亿元,实际领取待遇人数16032万人,由此可推算出2019年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平均待遇水平约为161.86元/月,这一数值在很大程度上表明,目前我国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水平与广大国民的预期还有很大的差距。

 

 

对于基本养老保险的待遇水平,无论是城镇职工参保者还是城乡居民参保者,有相当大一部分群体有很高的预期。如果想要实现更高水平的养老保障待遇,一方面要通过第一支柱的制度改革,保障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发展,保障基本养老金待遇按时足额发放;另一方面,要逐步完善多支柱养老金体系,发展二、三支柱养老金制度,提高养老保障待遇水平;除此之外,还应鼓励国民积极通过市场化手段进行养老财富储备。

 

 

【系列二】养老保险的认知差异、参与情况及待遇预期
 

 

 

丰富养老金融产品

满足多元化养老投资需求

 

我国居民对养老金融储备的意愿相对较为强烈,且不少居民已经开始了养老金融投资,但由于经济水平差异以及对风险认知的不同等因素的存在,不同群体对于养老金融产品的需求和偏好呈现出不同的特征。只有市场上开发出满足不同群体需求的养老金融产品,才能更好地满足不同群体的养老金融需求。

 

广大金融机构应通过不同渠道随时跟踪了解广大居民的养老金融投资偏好,并在此基础上创新养老金融产品,从而刺激其进行有效的养老金融投资,满足不同群体的多元化需求。

 

一方面,要及时利用互联网等渠道进行广泛调研,了解不同群体对养老服务金融的不同需求,对市场、客户进行细分,针对不同的需求提供不同的供给,并对日益更替的需求进行及时的创新改进。

 

另一方面,可以探索与其他行业比如养老服务行业等进行合作,丰富养老金融产品的功能,充分挖掘不同群体的养老金融潜在需求,从而开拓更大的养老服务金融市场;此外,还应进一步提高养老金融服务水平,通过提供一站式综合金融服务,提高客户的信任度、满意度,增加客户黏性。

 

原创文章,作者:insurance_master,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getaffordablehealthinsurance.net/908.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